习惯了被拒绝的刺痛:我是爱滋病患者,你还会爱我吗?

(内容以原作者为第一人称编译)

老实说,自从 2002 年被诊断出爱滋之后,周遭的事情对我来说的确改变了很多,特别是约会这件事。

罹患爱滋后,我经历了人生低潮,怀疑自己是否仍然值得被爱。猜想着还会有人在知道我是爱滋患者后觉得我具有吸引力吗?这使得邀男生出去及被约出去都变得极为複杂。而遇到这样的事也非得变得複杂不可,不是吗?

在约会与性爱的世界里,坦诚是件微妙的事。首先,要多坦白,没有个明确的準则。我无法告诉你我用了多少不同的方法,将我是爱滋患者这件事透露给可能的恋爱对象或是性伴侣。

有时候我就直接了当告诉他们,因为如果他们无法接受这事实的话,我宁可早点做个了断。

另一方面,如果我很享受与这个人在一起而也还没準备好要面对现实的话,我会尽可能的拖延。

这不是说我知道另一个人会对我的情形难以接受,而是视我当下的感觉来决定我有多能经得起他们对我的拒绝。

例如,有一次在杂货店里,有个男生上前问说他可不可以留电话给我,还接着问会不会打给他,我告诉他:「我会。」

当我继续购物时,突然想到他刚才的问题,我应该告诉他:「我会,但我是爱滋病患,这对你来说会是个问题吗?」

在决定试探他的反应后,我找遍了整间店,发现他在农产品区挑选瓜果。我向他走过去说:「嘿!你好,我想要挑明说清楚,我是爱滋患者,这对你会是个问题吗?」

他看了我一会儿接着说:「呃…… 有点。」我笑了笑,从口袋中拿出他的电话号码,对他说:「没事了。」把电话号码还他后,我就走开了。有那幺一会儿的时间,我感到很受伤,不过话说回来,我根本也没投注心思在他身上,所以被拒绝的刺痛感其实还算温和。

习惯了被拒绝的刺痛:我是爱滋病患者,你还会爱我吗?

另一方面,我也遇过一些令我一见锺情的男孩,因此我会对患爱滋病一事迟迟不提。当然,这意味着之后被拒绝的话,我会伤得更重,不过有时候就只是想享受约会的经验与被追求的感觉。啊,谁不想呢?

当你和性病共存时,坦诚这件事便融合了艺术和科学。科学之处在于精密地的分析情况来推测这件事情最有可能的后果以及决定何时揭露。你开始会把意义归诸于他们说过的话或没说的事。如果是与对方在网路上互动,那幺你可以查看他们个人档案来判断他们是否可冷静接受此事。在约会时,也许你可以提到有个朋友与染性病的人在交往,如此一来你就能评估他/她的反应。

揭露的艺术则在于努力小心地挑选好任何一个成熟的时机来告知对方。「我会在喝点酒后,餐厅的灯光暗下来的时候说」或者「我会把这件事摆在我网路上的个人档案,这样大家都看得到」或是「我会随口提一下性病的话题,然后看看他们的反应。」

到最后,它变成一种我用来面对被人拒绝的心理训练。没错,我说了那个字:拒绝。

如果你是像我一样身染性病的人,这里有些方法是曾帮助我面对约会与坦白地告知对方。

关于拒绝

对于性病患者,总是有这想法:因为我们体内存在的这个疾病,多少使我们不容易被爱或是缺乏性吸引力;换句话说,我们是损坏品。加上现实生活告诉我们:你终究会被拒绝。不过好消息是即使你没有性病,你在交友的过程都有可能会被拒绝。

没错!拒绝这档事天天都发生。有时候是我们拒绝别人,有时候是我们被拒绝。被拒绝其实与你无关,而在于他人,因为他选择拒绝。

拿我在约会 app 上跟某个人聊天的事情来说,我们的对话进行得越来越顺而且我也满心期待能够跟这个人见上一面。不过当他问我多高,而我回答他 5 呎 7 吋时,整个对话就停止了。当我继续问他是否还有兴趣聊下去时,他说:「不了。我只对矮的或高的或金髮的或胖的或是紫头髮的人,会在月圆时单脚跳上跳下的人有兴趣。」但可能是因为我有爱滋病吧。重点是:情形会变得这样,一切在于他,不在我。

不论你是有爱滋、单纯疱疹、人类乳突病毒或是其他性病,你总得找一个充满爱的地方,它可以接受你这个人本身跟你的疾病。

想像一下,如果有人拒绝你只因为他们喜欢棕色眼睛的人而你的是蓝眼睛。这个理由很重要吗?你在乎吗?或者这是他们的损失?没错,这的确是他们的损失。如果他们看不到除了你眼睛颜色之外的优点,那幺他们真的是你想投注时间跟精力的人吗?

新闻快讯

人们每天都在经营相互尊重及示爱的关係,或是有性病跟没性病的伴侣进行缠绵的一夜情。都 2015 年了,什幺事都不奇怪!

我们都了解性病是如何传染的,也懂得如何保护我们的伴侣与自己。假如有人不能理解你的情形,那幺他们也不值得你付出时间。别浪费泪水,日子继续好好过下去。迟早会有那幺一个人值得你为他付出全部。我保证!

寻求支持

习惯了被拒绝的刺痛:我是爱滋病患者,你还会爱我吗?

我做过最棒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其他像我一样的人: 与性病共同生活的人。 很棒的地方在于,你们不仅知道彼此都经历许多相似的痛苦和挣扎, 而且遇到问题时也可以随时发问,他们总是会提供独到的见解,因为他们也曾遭遇过。

庆幸的是,找到同病相怜的人不再像以前那样地困难。现在有专门为它设计的 app!是真的!我偶然察觉到这个「十足单身应用程式 (Positive Singles app)」并且发现它有即时的社群,可以将大家连结在一起。

在这个 app 上遇到的人,有些已经成为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几乎无话不谈,跟性病有关的话题或其他等等。拥有一个可以相互连结、彼此支持的社群对我有莫大的助益,我鼓励你也这样做!

延伸阅读:

当我有了孩子,又被诊断出癌症,就无法在 Amazon 待下去了

勇敢的妈妈:那年我被性侵了,而我正养育着强暴者和我的孩子

男孩女孩上床前请多想三分钟!给爱情初心者的十个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