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约品味 知性时尚 衣着毋须锋芒太露 简约品味 知性时尚 衣着毋须锋芒太露 简约品味 知性时尚 衣着毋须锋芒太露 简约品味 知性时尚 衣着毋须锋芒太露

韬光养晦这成语对港人应该不陌生,这是1992年邓小平提出的外交策略,到2018年的今天因中美贸战再被重提。明报life&style当然「只谈时尚,不谈政治」,但韬光养晦也可以是种穿衣态度。早前我们到过上海,参观以知性简约见称的品牌COS举办的展览,展示艺术二人Studio Swine的作品New Spring,同期正值品牌在阿里巴巴的天猫(Tmall)网购平台开店,我们与品牌创意总监Karin Gustafsson及Studio Swine访问,谈及艺术、时装及品牌在中国大陆的最新动向。

所谓简约的风格,背后可能有深层的概念及内涵支持,正如COS不时与艺术及建筑界别的创意单位合作来增加品牌自身的涵养。最近的例子就是由日本建筑师Azusa Murakami和英国艺术家Alexander Groves组成的艺术二人组Studio Swine,他们的作品New Spring早于2017年4月在米兰家具展(Salone del Mobile, Milano)首次亮相,并获得「Most Engaging Exhibition」奖项,同年12月则在迈阿密的Design Miami/展出,上海是全球巡迴的其中一站。作品能在短时间内作多次巡迴展出必有其独特之处。

跨界合作 更见深厚内涵

New Spring是模仿一棵树木形态的雕塑,树枝末端会喷出气泡并缓缓堕下,若以细緻纤维的物料如羊毛触碰,不但不会即时破裂,气泡还会有轻微的回弹;触破后会渗出一缕轻烟,有种莫名的意境。问到这个装置艺术的创作灵感,Studio Swine的Azusa Murakami回答:「概念是来自日本赏樱季节,我们看见不少家庭在樱花树下共同观赏花落的景致,而New Spring想带给观者的就是类似这种简单而独特的体验,有点像把时间凝住。我们将可触碰的气泡比喻为花朵,这是观者与作品的另一种互动。」这是一件言简意赅的装置艺术,不就是简约主义艺术吗?Studio Swine的另一位成员Alexander Groves说:「我们乐于人们把New Spring归类为简约主义的作品,它能给予观者空间演绎及想像。而且在中国展出也别有意义,我们都很喜欢中国的美学,尤其一些表现云雾的水墨画,将两者的关係扣连会相当有趣。」

衣服穿在身上,当然会讲究人体比例,而New Spring是模仿一棵树木,所以Studio Swine在设计时,也留意其大小与人体的比例。除此以外,他们有什幺地方从时装设计上借鑒?「没错,作品会专注人体比例,还有所用的物料,而且有趣的地方是我们很着重观者的亲身体验,这不能只从屏幕上去观看,而是与作品互动及用身体与之交流。这与时装设计真的有很多共通之处。」Studio Swine的Alexander答道。

内敛衣着品味 正在中国崛起

那对COS的创意总监Karin Gustafsson来说,New Spring会否为她在时装设计上带来一些启发?「我特别喜欢它呈现的手法和给予的经验,在物料及选材上很有启发性。」将COS的衣饰同样定义为简约主义并不为过,Karin这样形容,「我们的主张也是简约美学,而系列的概念可以是来自艺术、建筑或平面设计,我会将之提炼及简约化,取得平衡之后再率真地呈现在衣服上」。

说回COS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从2012年至今已经在北京、上海、天津等17个城市开设28间专门店。现在又进军阿里巴巴的天猫网购平台,作为品牌的创意总监,Karin觉得网购对时装工业有什幺影响?会否预期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生意额会有明显增长?「网店与实体店对我们同样重要,但我们看到很多人选择网上购物。网购是个非常高明的营销手法,令我们更容易接触到消费者,透过天猫网购平台及我们自己的网页,更容易宣扬品牌的背景与理念。」

浏览过COS自己在中国的网页与在天猫的专页,就知道两者的分工,前者依然着重经营品牌的美学概念,例如介绍品牌设计灵感、与不同创意界别的合作、或将品牌内容丰富的季刊放到网上;当然大家亦可从品牌网站购物,但若论人流数量,就一定与后者有天渊之别。阿里巴巴的天猫平台有超过5亿用户,平台有红包、闪购(限时限量的特卖)等不同活动,在刚过去的双十一购物狂欢节中,阿里巴巴集团就录得破纪录的2135亿人民币成交额(虽然增幅额已是有史以来最低)。除推出网店外,COS在中国的拓展计划还包括在今年12月在北京三里屯开设全球首间男装专门店,而厦门及广州亦将在未来数月开设新店。

从COS在中国大陆的发展,可以推断大陆人不是只有喜欢炫富及向外宣示国威的名牌奴隶,近14亿人中总会有些懂得欣赏「韬光养晦」、内敛含蓄的简约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