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0|撰文者:诏艺

「创造力需要勇气。」─ 亨利.马谛斯

“Creativity takes courage.” – Henri Matisse

「巴黎画派」(École de Paris)这四个中文字,无论是对艺术有涉猎的人或是一般人来说,应该都相当熟悉。但具体要详述这到底是个什幺东西,恐怕都还要上网找资料,或请教这领域相关的学者才会清楚。不过网上中文相关资料在时序上似乎以讹传讹而有一些错误,根据比较可信的英、法文资料都指出:「巴黎画派」这个名词于首次由法国艺评家André Warnod提出(关于这部分的定义,学术论述纷呈,似乎没有标準答案,但因非本文讨论重点,以下简化各方说法后称之),在当时初期特别是指集结在巴黎学习艺术的某一群人,但后来逐渐具体化,有指涉特定「原不属于法国籍」的外来画家的意味,时期大约是介于1900至1930之间。这群画家之中,包括当今最有名几位西方艺术史上的大人物,如西班牙的毕卡索(Pablo Picasso)、俄国的夏卡尔(Marc Chagall)、义大利的莫迪里亚尼(Amedeo Modigliani)、日本的藤田嗣治(Tsugouharu Foujita)、荷兰的凡东荣(Kees van Dongen)等,这次的这位主角奇斯林也是其中的一位。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莫迪里亚尼,〈奇斯林肖像〉(Porträt de Moise Kiesling),油彩画布,1915。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奇斯林,摄影者不详,约1916。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艺术家生平

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sling, 1891-1953)被称作是「巴黎画派」的代表性画家之一。他出身于奥匈帝国时代波兰的克拉科夫(Kraków, Austria-Hungary) 的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裁缝师,年少时曾就读于克拉科夫的美术学院(School of Fine Arts in Kraków)。巴黎在20世纪初是国际艺术中心,因此他于1910年移居巴黎,之后在蒙马特(Montmartre)及蒙帕纳斯(Montparnasse)等艺术家群聚之地,结识了毕卡索、布拉克、莫迪里安尼等当时来自各地的许多艺术家,并与他们成为好友。他早期受到当时正在流行立体主义(Cubism)的影响,但不久后便扬弃立体主义的描绘方式,改自义大利和法兰德斯(Flanders)的古典绘画中找寻灵感,逐渐产生出自己特有个性化的写实风格。据文献记载,于1917年当时的艺术记者称莫迪里亚尼为「蒙帕纳斯王子」,奇斯林则被称为「蒙帕纳斯之王」,之后1920至30年间二战前的巴黎,是奇斯林人生最风光的一段期间。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Roman Kramsztyk,〈奇斯林肖像〉,材质不明,1913年。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奇斯林,〈有领子的肖像〉(Portrait with a Collar),油彩画布,1930年。© Moïse Kisling Image Courtesy of Christie’s

奇斯林的人生跨越两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于1915年他曾被徵召进入法国的外籍兵团(Légion étrangère)中服役,但不幸在索姆河战役(Bataille de la Somme)中受重伤,却也因祸得福受到法国政府肯定,于1915年授予他法国公民身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则因其犹太裔身分担心遭受纳粹迫害,1940年被迫逃离欧洲移民至美国。

奇斯林在世期间虽然未曾拥有非常富裕的生活,但他却一直受到幸运之神眷顾,即使生于艰困年代,却没有遭受到起伏很大的波折,身边长期有家人、情人和朋友的协助和陪伴。他和毕卡索、藤田嗣治等几位,都是当时属于巴黎画派人物中受到学术肯定的艺术家,也比较早受到艺术经纪人和画廊关注并协助他举办多场展览,收入相对较为丰足。生性外向大方的他,喜欢结交朋友也和大家都处的不错,颇受衆人敬仰,因此他的画室经常成为艺术家、作家、诗人的聚会中心,常当老大请大伙来家中请客喝酒作乐。奇斯林也不吝照顾朋友,在巴黎生活期间,好一段日子和艺术家Jules Pascin、莫迪里亚尼住在同一栋楼里,这两位的起居生活费用常常都是奇斯林大方接济。从莫迪里亚尼的画作中,为奇斯林所绘的画像数量众多,就可以看出他们两位的好交情,莫迪里亚尼的后事也是由他处理。他在二战后又再度回去美国,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仍持续绘画,走完身为画家的幸福人生。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莫迪里亚尼,〈坐着的奇斯林〉(Moïse Kisling seduto),油彩木板,1916。© Moïse Kisling Image Courtesy of Christie’s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奇斯林,〈拿着菸斗的自画像〉(Self portrait with a pipe),油彩画布,创作年份不详。© Moïse Kisling  Image Source: WIKIART



绘画风格

跨出立体派后的奇斯林,其绘画对象与偏好不一而足範围广泛,诸如风景、静物、肖像、裸女等都有涉猎。但其中,风景和静物虽然也都有不错的作品出现,但比较看不出他特有的强项,最能展现出他独特画风的大概要属他的人物画。他採用的色彩较为浓郁厚重,多数艺评认为他的作品完美呈现出对于写实事物描绘的纯熟技艺,笔触优雅细緻,背景空间处理上充满静谧氛围。由于他的颜料组合偏淡黄色,和那时代多数艺术家喜欢用厚重深色调不同,再加上他从立体派中所得到的启发,让他对于立体物件阴影的描绘,有着极度个人化的表现方式,从而使得他的作品带有东方主义风格的异国风情。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奇斯林,〈身着红色套头衫和一条蓝色围巾蒙帕纳斯的奇奇〉(Kiki de Montparnasse in a red jumper and a blue scarf),油彩画布,1925。© Moïse Kisling  Image Source: WIKIART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奇斯林,〈Sonia〉,油彩画布,1935。© Moïse Kisling  Image Courtesy of Christie’s

在巴黎画派中,奇斯林和他好友莫迪里亚尼的多数作品都在做人物的描绘,两人的作品中的人物通常都面无表情。莫迪里亚尼的命运多舛,作品带有比较深沉忧郁的感觉。而现存奇斯林笔下作品,即使也多无表情,但他似乎比较着重在透过自己特有风格美化后的人物外型的重新诠释。他所描绘对象多为友人、妻子、女演员、模特儿、少年、少女等,这些作品细緻明艳,且使用具有透明感的油彩和上色技巧。或许是受到欧洲手工娃娃造型的影响,奇斯林作品中人物轮廓多为圆脸,有着一双杏仁大眼和樱桃小嘴,以及经过调整后的身形。外貌虽然写实,但姿态与形式上表现出高傲冷豔的美感,而这样的美貌大概都已经脱离原先人物的实际长相。部分作品的眼部瞳孔被去除,而以涂全黑来代替,这样的造型和描绘方式可能有受到莫迪里亚尼影响。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奇斯林,〈格子花呢披肩胸衣的少妇〉(Jeune femme au corsage à carreaux),油彩画布,1936。© Moïse Kisling  Image Courtesy of Christie’s



艺术市场

「我是如此热爱生命。」这是奇斯林在病榻前留下的话语。距奇斯林离世已经超过一甲子的今天,我们可以发现他身后作品的市场和他英年早逝的好友莫迪里亚尼早已无法同日而语。生前的莫迪里亚尼的作品时常乏人问津,反之,奇斯林则是受到那个时代的收藏家的追捧支持。奇斯林有纪录可考证的拍卖市场最高价作品约为100万美元(合约新台币3,100万元),莫迪里亚尼至今最高成交价作品约为1亿7千多万美元(合约新台币53.5亿元)。究其原因,一来极有可能是因为奇斯林一直以来的作品散落各处,各时期没有遇到伯乐将其作品做适当的销售推广,但另外也很可能和奇斯林作品本身的型态质量有关。奇斯林作品在描绘的角度上,比较没有带入太多自身的情感,将画家主观的情感以及被绘者的个性抽离,感觉比较冷眼旁观,但对于人物的描绘恐怕也因此放弃了抓紧画中人物性格来描绘的这个重点,使得他的多数画作产生过于模板「套路化」疑虑。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奇斯林,〈在蓝色沙发上躺着的裸体女人〉(Nu allongé sur un canapé bleu),油彩画布,1928。© Moïse Kisling  Image Courtesy of Christie’s



对后世的影响

关于奇斯林的绘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在阴影的处理上,和他同侪完全不同。透过对画面上光影细节的强化,加上他特有透明感技巧上的处理,使得原来已经具有画面深度的人物,更显鲜活突出。而这样的造型上创举,得以让他多数作品产生出一种超越时代七十年以上,让观者在视觉上产生绝无仅有的3D立体感。作为先驱的独特风格,可以说在近百年来,还没有一位艺术家在画面处理上可以达到如此神妙的境界。而这样的画风,甚至可以说在冥冥之中,影响到二十世纪后半期之后动漫及3D电玩等人物造型的设计风潮。

即使因为美学以及市场风向转变,使得奇斯林的知名度未能达到其他几位同辈艺术家的高度,但他的成就依旧得以留名西洋美术史。或许他并没有成为那个时代中的第一名,但奇斯林所独创对于人物群像的描绘方式,已成为辨识度最高的造型之一,也将毫无疑问地继续影响着各美学相关领域未来的发展。

「3D女友在巴黎」─ 法国画家莫伊斯.奇斯林Moïse Ki奇斯林,〈Madeleine Sologne〉(Nu allongé sur un canapé bleu),油彩画布,1949。© Moïse Kisling  Image Courtesy of Chris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