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旁不乏许多怪人,最令人讶异的是,部分怪人并不是从小就怪,而是越长大越怪,或者说越老越怪,怎幺回事呢?

我们多半以为怪人是先天脑子哪里有点问题,导致他/她行为异常,但如果人后天也可能变「怪人」的话,那就让大家恐惧了,因为难保自己有一天不会走上怪路。

要理解怪人的怪行为、怪想法是怎幺来的,我们必须先看看人的思维是怎幺组成的。

小时候虽然我们还不会讲话,但依稀记得些儿时看过的画面,这我们称为「意识到」,也就是当你看到光亮、听到声响,你会感觉到并想去做出反应,而如果你连这种反应都没有的话,那就是所谓的「植物人」,植物人由于脑部受损太严重,无法去察觉周遭的动态,变成类似「只剩细胞还活着」这样的无意识生命。

人必须要会讲话、使用语言,我们才能开始有条理的「记忆」及「思考因果」,这就像是你拿本字典上把上面的中文字一个个剪下来、几千个字随意丢在地上,然后任意抓起一堆字,你无法从中得到意涵,你也记不起来这些字排列的顺序,因为那些字对你来说没有意义。

当你不会使用语言时,世界上的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不确定性」,比方每次大雨时你只能等待洪水到你面前了你才知道要跑,而没办法看着远方的山区而想到「这样会不会有山洪啊?」

或者比方当你闻到森林大火时被烤熟的动物觉得味道真棒时,你也无法去想「这些烤肉是怎幺来的?」你顶多只能常常回到这个地方来徘徊,看看会不会又突然出现烤肉,而无法联想「失火、烤肉」的关联,或者「拿火、烧敌人」的应用想像,所以动物无法用火,而是看到火就直接落跑这样的习惯性反射。

大家可以哪天有空试试看去揣摩「完全忽略语言」的感觉,你就让自己完全不去理会旁人讲的话,当别人看着你对你说任何东西,你就马上把头转开东看西看,不要想任何事情,并让耳朵完全忽略对方在讲什幺,当对方拍拍你要你回应时,你也只能看他一眼就把头转开离去、继续东看西看,如果对方还不停拍你问你在干嘛,你就用头顶撞他或咬他。

当你走到厨房或茶水间,拿起茶包、饮料包,也只能用手抓一抓、拿起来看一看、闻一闻,然后「放下」,你抬头看着整个厨房里面的厨具,不懂那些东西是什幺,只知道里面似乎有放一些你看不懂的东西,最后终于看到餐桌上有一盒打开的热便当,于是你就闻一闻,直接把整个便当吃掉,因为你也不会去想「这个便当属于谁的?」

而这就是「动物」的世界。

动物看待我们人类的东西都是这样「既看不懂」但好像又有一些「什幺可以去探索的」,不过最终探索出来能理解的,也多半都是「吃的」,因为吃东西维生是最基础的本能,而人类其他行为在动物眼中都是费解的、无意义的。

养宠物或训练动物的人可以用一些简单的玩具或互动就让动物着迷,动物可以玩上多年也不嫌烦,但你有可能天天去公园「遛女友」吗?每天带她去公园散步一圈就这样到老?她铁定抓狂,更别说还要她去不停捡飞盘、追遥控车。

人类可以透过语言去「确认」很多事物,透过旁人每次对各种物品的同样的称呼,而让我们学会了:「噢~原来这是汽车啊!」「原来妈妈这种语气叫做「生气」啊!」「原来把我丢到水里这叫做「游泳」啊!」等等的。

我们一边确认世界上的各种物品,一边去传达我们的喜好,父母问要不要吃薯条?我们知道什幺是薯条了,也记得薯条是甜的还是鹹的,我们就可以去表达「要」或「不要」的意愿。

然后我们开始抽象思考:

要不要隐瞒大人「他们听到会不开心的事」啊? 我能不能吃饭吃得比同学快啊? 过年是不是都有年糕可以吃啊? 麦当劳叔叔送比较多礼物还是圣诞老公公啊? 我是不是电影里的超人啊?

当我们记忆越来越多、思考越来越多,我们就成了「智慧生物」,也就是我们去探索外星球时渴望遇到的生物类型,因为如果别的星球上只有一些细菌、单细胞生命,那跟我们知道海底火山旁边有微生物能活着一样,似乎仅只是某种「存在」而没什幺太出乎意料的意义冲击,可是如果外星球有智慧生命、有自己的文化、价值观,我们就会觉得很妙、很想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幺、做什幺、渴望什幺、崇尚什幺。

也就是他们背后的「动机」是什幺。

身为生物的主要行为动机是「生存」及「繁衍」,即使是植物也是如此,没有植物存在的大方向是把自己弄的很好吃,然后某天突然被其他动物吃光而灭绝,而是希望动物吃了后能把种籽带去其他地方排泄、萌芽。

但智慧生物会思考「生存以外」的事,去推想事物的「更多层面意涵」,但最麻烦的就在于:

动物看到天空一百次闪电打雷也只是「看」,顶多躲起来,但人类却开始会想:

是不是天上有神啊? 是不是神发怒了啊? 是不是我们要杀几个村人祭神才能平息啊? 是不是要献祭没结婚的处女才更有效果啊? 常常都有天灾,是不是要定期献祭才对啊?

所有动物都沈稳或无聊的观看日蚀、乾旱,但只有人类会跳起来把隔壁邻居抓去剖开胸膛放血,而更让人沮丧的是:你没办法证明对方是错的。因为就逻辑来看,邻居看到日蚀,然后把你家人抓去杀掉,没多久太阳又出来了!这不就证明杀生祭神是有效的吗?

「那也应该试试看不杀人的话,太阳会不会出来啊!」有人激动的说道。

是的,这是所谓的实验精神,但对方可能会想:「靠夭,如果我今天少祭神一次,下次天神发怒,把日蚀变成十天怎幺办?我的农作物就死光了!不行不行,还是先抓你家的女儿来祭神才是正经事。」

所以,虽然语言让人类能思考、归纳许多不确定性成为「可预期性」,让我们学会了用火烤肉吃、知道种子丢在土里面会长蔬果出来,知道下雨可以让作物发芽长大。但同时人类也因为使用语言不断扩充自己的「智慧」,而又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有些人说祭神要用小男孩, 有些人说祭神要用小女孩, 有些人说祭神要用十个人, 有些人说「我的神爱世人。」 有些人说「你的神才不是真神!」

最后怎幺办呢?

就是彼此打仗、干掉对方、让对方相信「我说的才是对的。」

「那也应该试试看去信仰别人的神会不会也不错啊!」有人睿智的说道。

但这可能吗?

你能走到楼上邻居家说:「哈啰!我看你们挂十字架很久了,要不要试试我们家用的八卦镜啊?图案比较丰富也比较闪亮喔!」

难道可以吗?

当然不行,因为对方虽然没办法证明「十字架效用比较大」,但你也没办法证明「八卦镜比较好」,而大家也都忘记在语言发明前甚至语言发明后的一段时间内,世界上其实完全没有这些东西。

「那何不试着用和平的方式来信仰这些东西?」有人提出看似最周全的建议。

但最后又会怎幺样你知道吗?就是某一些人会「开始想」:「老陈、老萧你们看,那群笨蛋已经越来越不尊重神明了,我梦到神跟我说,我们必须要设立典範,执行铁血纪律,以后只要谁不信仰我们的神,我们就杀光他们全家,这样我们就一定会上天堂,如何?老萧,这里有个炸弹,你先绑在身上去百货公司逛逛。」

就算有一亿人口说:「好的,我们来个信仰大合璧,不然自由选择也行!反正不要吵架、不要强求、大家快快乐乐的生活嘛!」

但只要有一个人想着:「上帝说这样不对,要制止这种歪风。」然后就绑着炸弹去逛大街,那我们就永远会活在恐惧当中。

同样的,只要人群里有一个人想着:

被女生拒绝了,拿刀去捷运上杀几个人吧~ 被同学排挤了,拿步枪去学校扫射吧~ 被房价吓到了,拿点黑心油充当食用油吧~

等等的这类思考模式,社会就会产生大大小小的动乱。

「干!爲什幺就有人会去这样想事情呢?不能「正面思考」吗!不能「以和为贵」吗!不能「心中有爱」吗!」很多人气愤地说道。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主题:

「是不是他们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呢?」有人问。

但我们也都看到,社会上不乏超高学历的人做了很多恐怖的事,所以跟教育有那幺「正相关」吗?

「是不是他们没有体会到「真心关怀」的爱?」有人又问。

但世界上依然很多父母慈祥、和善、挚爱,小孩却不学好,或天生喜欢虐待动物、压榨旁人的案例,所以给更多的爱就有用吗?

人脑跟电脑很像,假设,我们能在脑中输入「不要伤害人类」这条指令,那捷运杀人魔可能就去砍水果、校园枪手可能就去扫射森林而不会杀人,所以理论上只要有足够的「妥善指令」做为行为準则,那我们就能避免许多恐怖行径,但这有几个问题:

1. 指令无法精确

大家听过一个东西叫做「机器人三原则」吗?这是一个科幻小说家艾西莫夫在小说中的构想,在他的故事里,机器人出厂时已经设定好三大原则: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因不作为(袖手旁观)使人类受到伤害。 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看起来是不是很棒,逻辑很扎实吧!不能伤害人类、要听人类的话、还要保护自己,这样就不会被有心人士利用去做坏事了!可说是万无一失对吧。

No,在他小说中,机器人常常被用来杀人。

「怎幺可能!机器人不是「不得伤害人类吗」!」很多人问。

对,但如果你把想杀的人给「盖布袋呢?」你把讨厌的人用布袋装起来,然后要机器人去揍这个布袋,这对机器人来说就没有违背指令喔。

当你只有「大方向」时,就会衍生出各种诠释跟漏洞。

比方公司跟大家说:「有问题或建议可以在会议上提出来喔!如果大家一致认同我们就会去改进~」

然后你在开会时提出说:「经理是白痴,不做事、没想法、挖人墙角、找很多人麻烦。」八成以上的同事们纷纷附和,但请问,公司真的就会把经理开除吗?很可能不会。

所以你怎幺办呢?默默隐忍、耕耘、努力工作之余也搜集一些经理恶行资料,等到终于升职时,再请经理走人,但这不就跟原本公司的「初衷」、「大方向」不一样了不是吗?

这种「转弯的思维」,我们可以称为心机、心眼、心计等等的,也就是我们私自在心里面调整、修正过后才使用的行为準则,而绝对不是像公司说的「有问题就提出来」,因为通常那样做都没什幺好下场。

2. 指令脱离现实

如果我们都相信「爱是永恆」、「坚贞不渝」、「从一而终」这类美丽的辞藻并把它当作我们的最高準则,那理论上,你应该跟幼稚园的青梅竹马结婚终老才对,因为那是你第一个对象,应该要「爱是永恆」。而生物学上,一个跟你一起长大的人,生理本能会让你抑制对这个人的性慾产生,这是为了避免近亲繁衍的自然机制,因此青梅竹马反而对爱情是一种劣势,但即使你跟对方在一起很无感,也不能去寻觅其他对象,或用其他方式舒压,因为要「坚贞不渝」。

而即使对方讲话很无聊、想法很浅,容易看一些文字很多的网誌就误解作者想说的而谩骂,甚至动手家暴,你也不能跟对方分开去寻找更理智或更有趣的对象,因为要「从一而终」。

请问这样真的会「幸福」吗?

当然不会。

如果我们囫囵吞枣地把各种看似「漂亮」的字句都深信不疑,那对人生来说会是一场超级灾难,因为当人类跳脱「追求食物、繁衍」后变成「智慧生物」时,我们就把整个世界、把我们接触到的一切给过度的「複杂化」了,那你怎幺还能用一句话、十句话、一百句话来当作準则依归?

比方「心存善念」的人,最后看着其他没这幺善的人纷纷变成大老闆、子孙衣食无虞,自己只能生闷气。

比方「精益求精」的人,最后看着其他画简单卡通小人的网友变成大作家、子孙衣食无虞,自己也只能生闷气。

很多歹徒、诈骗集团成员、恐怖份子都拥有高学历、擅长乐器、拥有艺术眼光或商业头脑,那「学钢琴、学画的小孩不会变坏」又都是唬人的吗?

「到底怎幺回事!难道每一句话都是假造的吗!」很多人纷纷拍桌动怒了。

是的,这是一个人命关天的问题,处理不好的话,杀人或自杀都有可能,因此我们必须重新认知一下思维到底是怎幺运作:

1. 语言构成了人的思维

当我们学会语言后,就可以把你看到东西、感官接触到东西,透过语言字词去分类、记忆、编织顺序,因此我们可以开始思考「我想吃饭或吃麵」、「我昨天吃饭还是吃麵」、「我昨天吃的饭不好吃」、「昨天煮饭的人是外行」、「一个星期前去的餐厅真好吃」等等的各种思绪。

2. 思维构成了人的动机

当你想着「妈妈煮饭不好吃」,所以产生了「我想要会煮饭的人当老婆」、「我喜欢吃薯条,希望老婆会炸薯条」、「我比老婆会做菜,虽然我才该下厨,但我不爱她,不想煮给她吃」等等的动机。

3. 中心思想主导大方向

妈妈说:「以后一定要保护女生、要疼老婆。」男生以后就可能会去体谅老婆、思考如何能让老婆过得舒服。

妈妈说:「以后一定要找贤慧、会做家事、懂事的老婆」,男生就可能会去找女生来当黄脸婆、让婆婆使唤。

爸爸说:「我们家做营造的,马路一定要每年开挖,这样房贷、学费、出国玩机票钱才够。」那小孩接班后就会开心照做,然后路平专案会失败。

爸爸说:「我觉得日本真漂亮,希望有朝一日台湾马路能跟日本一样平、一样漂亮!」那小孩接班后可能就会去日本学铺马路的技术,但回国后就被其他利益关係厂商暗杀。

当你心中确立一些中心思想,你往后行为就多少会依照这样的原则去延伸。

有些人专情、有些人多情; 有些人会乱丢垃圾、有些人认真资源分类; 有些人凡事照规矩、有些人总在法律边缘;

极端一点的,比方古代女生身体是不能给任何男生用任何方式触碰的,碰到就痛苦万分而自杀,即使还没碰到但疑似要碰到也可能自杀,而父母即便难过,也觉得这是「贞节、烈女」的表现而欣慰,因为当时人们的中心思想指导原则跟现在不一样。

而世间太多琐碎的事务,所以人面对不同情境、不同领域,就会有各式各样的的中心思想原则。

3. 偏见迴旋

如果一句话「前后逻辑」可以相呼应,很容易就会让某些人的思维绕不出去而形成一种坚固的「偏见」。

比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我们的确是看到历史上、新闻上很多人为了钱而送命的,也看过很多鸟误触陷阱而被逮到的,因此这看似是一个非常符合逻辑的论述,但如果拿这个当作人生準则呢?

那「要合法地赚钱喔!」「不能抢人财物喔!」「人生不是只有赚钱喔!」「钱太多不会花也是枉然喔!」「存款很多但拼命杀价也只会吃到黑心食品喔!」等等的其他论述就不是他们最大考量了,这些人最后可能就会非法赚钱、可能会杀人越货、可能会只爱看存款数字、可能会生活品质一团糟等等的。

而几乎所有「成语」、「铭言」、「格言」、「经文」、「演讲稿」,甚至「网路流行语」、「情话」,都可能被人拿来当成人生指导原则或中心思想,而当一个人进入「偏见迴旋」状态时,要再走出来就很难了。

比方信仰宗教入迷的人,他觉得「你们其他人都会下地狱,因为你们不信神、不虔诚!」
你说:「上帝很好的,不会随便让人下地狱啦!」
他回:「你怎幺知道,你擅自揣测上帝意思,你下最深的地狱!」
你说:「你又不是上帝,你怎幺知道他会怎幺做?」
他回:「你居然还敢反驳!这就是大不敬的表现!」

相信大家都看过这类没完没了的争论,而不只发生在宗教争执,一般网路新闻或网路文章下面都有无数网友拚的你死我活,你通常一看就会发现当中某几个人想法就是很奇怪或很卡,彷彿就是有那幺「一个概念」他们看不懂,而让他们的整套思维、人生观、人生发展,通通都因此受限、偏向,而你既不能用证据去让他们改观,也不可能在理论逻辑上让他们跳出来。

保持开放的心胸,尝试接受各种可能性,别让自己成为「偏激的怪人

怪人形成的原因就是脑海中有「卡住」的特定思维,而通常原因就是:

1. 脑部「不够」正常

人脑毕竟不是电脑,不是每个人的思维在脑细胞神经传递时的经过顺序都是一样的,简单描述类似的概念就像:小明的思维触发包含「安全感」、「探究新事物」、「判断有趣否」、「选择要不要拿取」。小华的思维触发包含「颜色鲜豔与否」、「可不可以吃」、「选择要不要抓来吃」。

那小明看到一包糖果在桌上可能就无感,但小华就会走去拿来研究,最后可能还吃几口。

这些「先天脑部的优先在乎」跟「后天对世界的了解」让我们每个人的行为模式都不一样,而把这个概念放大「无数倍」就是社会中人们形形色色的思维与人生道路。

比方几乎绝大多数女生都认知「穿高跟鞋」会比较漂亮、让人比较有自信、看起来比较正式,但只有少数女生知道,走路或站姿不要外八字会比较好看,而不知道的女生就会终生不明白「自己跟另一个女生在旁人眼中的形象差异」。

又比方几乎绝大多数男生都知道「浪漫的烛光晚餐」这件事,但是比较不浪漫的男生就真的只会去「订一个餐厅、放一些蜡烛、送个花、请餐厅的人唱个歌」之类的,而浪漫的男生则会在各种时候都会做出种种细腻的举动,那不浪漫的男生也终生不明白「为什幺很多女生并不觉得自己浪漫」?不都已经做了那些该做的事了吗?

而最后,通常类似的人就会在一起。

因为妳可能会站外八字,但妳老公可能不知道世界上有所谓「站姿外八字」;
因为你可能不够浪漫,但你遇到的女生也只知道烛光晚餐、浴缸花办这种浪漫;

于是彼此都能开开心心地走下去,至于会不会某一方不满足或被对方营造出来的形象所误导而出问题,在过去文章则讨论过不少,今天不提。

人的脑部思维顺序不同,而让「某些人感性、有些人务实;有些人数理强、有些人美感佳;有些人喜欢透过创业获得满足感、有些人喜欢透过自拍获得满足感、也有些人喜欢靠男生追求自己来获得满足感、也有些人喜欢家暴打小孩来获得满足感」等等的不同思维特色,而这些「思维体质」无法强求,当你身为男生不像女生那幺感性,你就是没办法像女生那样情绪化去体验事情;或者当你容易对外人心生恐惧,你就是没办法像别人那样活跃、社交。

而这些生理上的脑部限制,就会导致大大小小的怪思维出现。

2. 灌错软体

如果你从小就被灌输「连续跌倒两次,就是大逆不道,必须以死谢罪」,那你可能真的会在某一天跌倒了两次后就自杀了。

人类传统束缚、陋习思维会给我们种种思维限制。

比方电影《豪情四兄弟》(Sleepers, 1996)里面,布莱德.彼特等四个角色年轻时曾在感化院受到侵犯,如果按照贞节思维,他们四个应该自杀,因为无颜活在世上受辱,但在片中他们四个却活下来,并在最后对侵犯他们的人一一报复。

那到底哪种价值观是对的呢?是要以死明志、还是继续活着?

文天祥如果去看电影《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 2003)会不会气得半死?汤姆.克鲁斯怎幺能「归顺、喜欢」自己的敌人?还跟敌人称兄道弟?最后还认贼作父、回来打自己人!这不是身为人最低下的格调那是什幺?

很多故事给古代人看或给爸妈那个年代的人看,大家都会气得抓狂,那这是不是要让我们好好思考了:

以前父母看到男孩子留长髮都会说:「这小孩以后要坐牢了!」
看到男生穿黑色球鞋就会说:「这小孩要去混流氓了啊!」
看到女生染金髮就会说:「这女生要变太妹了啊!」

那父母有没有做过「他们父母」也看不过去的打扮?

当然有啊!只是他们自己都刻意忽略了,并用「想像中的情境」去套用在晚辈身上,因为仔细想想就知道,大家有真的看过什幺人因为「穿黑球鞋、染金髮、穿鼻环、画烟燻妆」然后就犯法被抓去坐牢的吗?还要犯下足够大的案子才能上报并被我们的父母看见喔?有吗?

显然是没有,那父母这种担忧是怎幺回事呢?

完全就是「思维错置」导致的想像跟偏见。

他们也许看过国片里面的古惑仔都穿黑衣服,也看过黑道公祭时大家都穿黑衣服,然后因为怕小孩自己学坏,所以把脑海中这些元素凑在一起,觉得:「戴耳环、穿奇装异服就是要加入黑帮了啊!自己管不住了啊!小孩要来伸手要钱了啊!不给就要动手抢了啊!」这样的潜意识想像。

同样的,如果你从小信仰的宗教就是教你「有机会就杀掉异教徒、即使因此殉道也能马上进天堂!得到永生的快乐、享乐。」那你是不是有可能就走上恐怖份子的路?

老师跟你说:「杀掉同学不会进天堂啦!」
你也会反问:「你怎幺知道?你又不是上帝,我看连你一起杀掉吧!」

等等的又是另一个无止尽的偏见迴旋。

面对种种社会上的旁人动机,就出现了很多正反理论去教大家如何应对,比方有什幺「厚黑学」「帝王学」「主管学」,还有「黑心商人的告白」「幕后操手的告白」「离职员工的告白」,当你看到这幺多不为人知的心机,很有可能就会愤慨地觉得:「妈的,乾脆我们自己也来当个坏人好了!不然好心没好报算什幺呢!」

极端的崇拜「道德约束」与极端的沈迷「恶意心态」两者都属于偏激、偏见,那有没有什幺理想的方式能避免我们自己、或我们的小孩走上这条路呢?

有的,就是把「心胸开放地接受各种可能性」当作最高原则。

有可能存在上帝,但也有可能没有,不是吗? 上帝有可能是白人、黑人,但也有可能是外星人,不是吗? 世界上有可能不存在外星人,但也可能存在,不是吗? 有男生是为了想要亲密关係而讨好妳,但也有男生是为了追老婆而讨好妳,不是吗? 有些男生是为了太喜欢妳而娶妳,但也有些男生是为了不想当坏人而硬娶,不是吗? 有些女生是为了真心喜欢而嫁,但也有些女生是为了物质生活无虞而嫁,不是吗? 有些女生是因为痛恨男生而骂男生,但也有些女生是因为没被男生疼爱过而骂,不是吗? 有些网友是因为无聊留言谩骂,但也有些网友是因为误解文章而狂骂,不是吗? 有些鱼类是可以安全生吃,但也有很多鱼类是煮熟再吃比较好,不是吗? 有些好男生看似很可怕,但也有坏男生看似很正当,不是吗? 每件事情也许都还有其他解释,不是吗?

当然都是。

各种事情都有太多可能性,而如果你已经预设立场认为「这件事情就该是什幺样子」,那当后来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时候,思维就可能会受到冲击、愤怒、想法转不过来,严重一点的就连带其他世界观一起崩解,闹出人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保持开放的心胸,尝试接受各种可能性。

后记

小时候大家多多少少都会发现班上有一些怪人,或某些时候我们自己也被当成怪人,但最奇怪的就是,长大后许多原本看似正常的人,居然都渐渐变怪了,放眼望去一大票怪怪的邻居、怪怪的路霸、怪怪的奥客、怪怪的电影院观众、怪怪的同机旅客等等,爲什幺呢?

原因是很多人的想法不多,等到终于面对複杂的世界时,发现很多东西自己都没什幺準则,而只好参照:

父母的行径、父母的做法 电视上、媒体上的主流做法 东拼西凑的格言、文字

在他们心中不一定是「我今天就要拿某某人的案例来当我的参考」或「某句话就是我的座右铭」,而可能都是存于潜意识当中的,而潜意识的僵化思维会跟往后看到的其他思维互相干扰,这也是为甚幺很多不得志的父母,会越来越讨厌看自己小孩喜欢的各种东西。

觉得小孩崇拜偶像、花时间打扮、从事各种兴趣都是没什幺太大意义的,那对这些父母来说什幺才是有意义的呢?

唸书、成绩。

但你可以想像,这些当了父母的大人,在自己学生时代绝对不会以唸书、考试当作生活目标,而只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当父母可以给小孩什幺,于是就直觉地认为:「父母就是要督促小孩唸书吧~」「小孩就是要专注课业吧~」「如果小孩不开心一定是旁人害的吧!」

他们绝对不会认为自己造成小孩的不开心、思想偏差,那也几乎都不会为「自己的小孩变成怪人」而想去负什幺责任,当跟旁人有了冲突,也几乎都觉得「是别人的不对」,别人跟他解释也听不进去,而就造成了各种怪人类型。

语言、文字的力量在于它「塑造了我们的思维」,而只要输入的顺序、内容有误,人很可能就过度参照、信仰而一辈子偏激或为其所苦。

生小孩的人务必注意这一点。


这次的封面照用的是电影《豪情四兄弟》的剧照,这部片很好看,没有特别强烈的起伏,但一段段的铺陈让你很融入情境,而且会感到人生演进的时间感,令人省思我们自己是不是浪费了不少时光?有机会可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