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寮国扣10个月‧男子返马10天祭亡妻(吉打‧亚罗士打)一名中年男子协助友人到寮国充当翻译员,却被当地执法人员指涉及携带非法外劳入境而被扣留长达10个月。他的妻子早前不幸过世,他在巫青社区投诉中心协助下,取得寮国首相署获准返国10天祭拜妻子,得以与家人们重聚片刻。这名来自玻璃市巴东勿剎的男子为奥玛亚丹(59岁),他是于去年5月13日被寮国执法单位扣捕,并在没机会辩解、没被控上法庭,以及不准许与外界包括家人联络下被扣留长达10个月。奥玛亚丹和妻子西蒂查丽哈阿都拉(48岁)育有4名女儿,年龄介于11岁至21岁,妻子2天前因肾病发作而过世,无缘和丈夫重聚。落泪为自己喊冤奥玛亚丹週六(3月20日)傍晚搭乘飞机飞抵吉隆坡廉价航空飞机场,并于今日(週日,3月21日)早上约10时30分,在巫青社区投诉中心主任拿督莫哈末凯伦和女儿们陪同下,转机飞抵吉打苏丹阿都哈林飞机场,以準备返回家乡祭拜妻子。奥玛亚丹在机场看到久违的友人时激动得拥抱大哭,而在记者会上欲发言时,更一度落泪哽咽为自己喊冤。他说,去年初,国大党一成员卡里班要他充当一位名为克里斯南(65岁)男子的翻译员,陪同后者到寮国当泰语翻译员,以支付员工薪水。去年2月23日和5月11日,他两度和克里斯南到寮国,每回都只去3天,而后者并没支付他薪水,只支付他的飞机票、在寮国住宿和膳食费,以及每趟给他女儿300令吉。“在这之前,我根本不认识克里斯南,和他去寮国也只知道他是要缴付工人薪水,而我只是当他和员工之前的翻译员。”他透露,5月13日,他要出境时,移民厅官员已在他的国际护照上盖了出境的盖印,但之后他突然被官员逮捕,且护照上的出境盖印也被盖上“取消”字眼。扣留者没机会自辩奥玛亚丹说,一旦被扣留在扣留营,被扣者就难以再取得自由身,有者甚至已被无辜扣留长达5年,另有者虽然被控上法庭和被判需监禁18年,但服刑8年就逝世了。他透露,很多被扣留者都没机会为自己辩护,或被控上法庭了解自己的罪名,就这样无端地被扣留,甚至和外界脱节。他庆幸自己还有机会回国与家人团聚,虽然只是短短地10天,但希望这一趟能让他成功脱离苦海。被指带非法外劳到寮国奥玛亚丹说,他随后被扣留在一个扣留营内,里面有约70名来自各国同样被扣留的人士,但只有他一个大马人。据他了解,克里斯南被扣捕后声称脚受伤,到医院求医时逃脱了。“当地执法人员说我涉及携带非法外劳到寮国,无论我怎幺解释,他们都不接受,也不准我与外界或家人联络。”他说,他到现在都没被控上法庭,他深信真正涉及携带非法外劳入境者是克里斯南,但因为该执法单位无法寻获克里斯南,加上误以为他和克里斯南同谋,所以才会坚持不释放他。他希望在他破天荒获得寮国政府批准他回国的10天内,能寻获关键人物,即克里斯南,同时也希望寮国政府展开彻查,还他一个自由身。“我根本是在不知情下捲入这案件,如果我有机会见到克里斯南,我会劝他到寮国向寮国政府解释一切,还我一个清白,否则我依然会成为他的代罪羔羊。”获膳食没被毒打奥玛亚丹指出,与他被扣留在扣留营内的约70名各国人士,并没被执法人员毒打,大家每天依然获得膳食提供,或取得食料自己烹饪,惟独无法获得与外界联络。他透露,营内每天早餐和晚餐所提供的食物是猪汤配糯米饭,所幸他获得一名同是回教徒的巴基斯坦人供应食物,而在约一个月后获得马来西亚驻寮国大使馆官员,供应食材和烹饪用具。他指出,这些日子以来,他都是在大使馆官员协助下拿到食材,然后在营内烹饪食物。获准返国‧前所未有待遇巫青社区投诉中心主任拿莫哈末凯伦指出,寮国首相署原先只获准奥玛亚丹返国3天,但在此中心极力争取下,获得延长至10天,而扣留犯获准短暂返国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特殊待遇。他说,此中心是在3月5日接获奥玛亚丹家属寻求协助后,就开始和寮国政府接洽,最终获得该国首相署批准返国数天。他们已向奥玛亚丹了解详情,由于寮国政府无法提出证据证明奥玛亚丹有罪,他们深信奥玛亚丹是无辜被套上罪名。他透露,巫青团将会为奥玛亚丹提供最好的律师辩护团,以期能为奥玛亚丹脱罪,因而这10天内将会是关键时刻,包括需要寻找出此案关键人物---克里斯南。“但我们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同时,也务必会尊重寮国的法律,即会如期把奥玛亚丹送回该国。”他指出,他週六(3月20日)也曾与寮国首相署代表商讨有关奥玛亚丹的事情,而对方也给予正面的反应,因此他深信这事情能获得圆满解决。‧2010.03.21